COMPANY NEWS

行业动态
迪士尼主题乐园:从设计到落地全过程~

发布时间:2018/11/13 点击数:770



想知道一个主题公园是如何设计出来的吗?


现如今,WDI(Walt Disney Imagineering ,华特·迪士尼幻想工程)雇佣了12名风景园林师,以及来自其他公司的12名顾问。WDI是成立于50年前专为迪士尼乐园进行风景园林的公司。自那时起,他们便开始设计主题公园和世界各地的游览名胜。风景园林师在这些项目中自始就扮演重要的角色。


迪士尼景观工程成员,含12名风景园林师


而一般的风景园林工作和幻想工程有什么不一样呢?

“像大多数公司一样,我们做种植、灌溉、细部处理这样的工作。”ASLA(美国风景园林协会)幻想工程的主管Jeff Morosky解释道。“我们将很多不同层面与学科的东西整合在一起。

幻想工程雇佣了来自大约140个不同领域的专家。风景园林师们在这里和作家、雕塑家、秀场策划,甚至特效专家并肩工作,而这仅仅是幻想工程与众不同的地方之一。


用景观来讲故事


作为一家娱乐公司,我们的首要目标是娱乐大众”Morosky这样说道。(让游客)加深感受体验的方法就是将故事融入景观中。

 Walt Disney Imagineering

珠峰探险中对面的山头——迪士尼乐园中动物王国一景,是一个引领人们游览景园的“weenies”。游人们穿过规划中的设计区域进入景区。


他们讲述的故事不是纯文学性的,增加了大多数景观中所没有的丰富性。比如说,当你走在佛罗里达迪士尼动物王国的一条小径上时,你会注意到在做成泥土样式的 混凝土路面上的两串动物脚印。一串是小兔子的,一串是巨型猫科动物的。最后,脚印在一棵树下消失了。如果你再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那个肉食动物已抓住了那只兔子,在不远处的树洞里储存它的美食。

孩子们往往先看懂其中的故事并告诉给他们的父母。那些故事并不能让初次造访的游客注意到,但那正是吸引力的一部分。“我们希望人们一次又一次地来我们公园,并且每次都能发现新的东西”来自ASLA的John T.shields如是说,他是动物王国的首席设计师。



为给游客另一层面的游览兴趣,景观中展示许多虚拟的历史故事。动物王国中一个非洲小镇的设计,融入了一个沉到地面下的古城垣赝品。在东京的迪士尼海洋馆,某一地段的海堤感觉好像是在不同年代修建完成的,因为历史上的材料和技术工艺在不断变化着。“丰富的变换效果让它看起来不会单调。”来自ASLA的John Sorenson 说,他是那个主题公园的首席设计师。

有时候,我们在迪士尼景观中看到的“历史”,并非我们喜闻乐见或是在一个典型项目中会保留下来的东西。在穿越加利福尼亚迪士尼冒险乐园时,一幅场景让我忍俊不禁:在一个现代美国的场景下,一条砖铺道路被一条安装下水道的混凝土截断,下水道管的周围颇有艺术地撒着“沥青补丁”。而整个路面效果都是由混凝土制作的。


为了看起来像一珠峰上的宿营地,庭院的铺4砖里长满了野草的并特别挑选的大树


另一个不寻常的历史可以在“珠峰探险”找到。那个人造的场景好像是在模仿自然:野草穿过路面长出来。“我们种得好像差劲的植发一般。”设计师Becky Bishop打趣地回忆到。非同大多数设计师与客户描述他们作品时的固定说辞,这里的确是一个非常棒的场地设计团队,他们用积极方式创造极具吸引力的作品。


东京迪士尼乐园的美国滨水区Scrooge McDuck’s 百货前的喷泉


游客看到的每个小布景后面都有一个很长的故事。在幻想工程师开始设计一个主题公园或者一个主要景点前,他们会设定一系列要素。“时间和地点的选择非常的重要。”Sky说,“是将来的还是过去的?”是真实的还是想象的?所有事件都要与故事联系在一起,不管是一株植物还是一个垃圾桶。

他们还要决定是否要有迪士尼的角色融入故事中,并起到怎样的作用。“很大程度上,角色性格在主题园的设计中举足轻重,”Morosky解释说,“我们考虑的是,如何为每个角色创建场景,同时让游人们也能够置身于其中?”


创意与设计过程


很多背景故事开始于“蓝天”时期。“蓝天”是一个创新智囊团,很多迪士尼乐园的点子就是从那儿开始的。只有部分风景园林师参与这个项目的初始阶段,Bishop是过去10年里在创新部门工作的成员之一。“设计初那空白的图纸令人振奋!”Bishop说。即使在“蓝天”时期,项目所要面对的现实很快就突显出来。Bishop必须要决定花多少土地去讲述一个故事,有时她甚至开始考虑建造便利设施,比如为那些去公园游玩的年轻夫妇建造一个婴儿推车的停车场。


其他风景园林师通常是在概念或是草图设计时进入项目。这个时候,故事已经成型了,但也并非不可修改或一成不变。“我们没有一个既有规定,”来自ASLA的负责人Jenifer Mok说,“我们会持续地讨论研究。


南非泥泞路上的旅行车(左)激发出动物王国园中道路的设计灵感(右上)轮胎被用以制作混凝土上的车辙(右下)


在概念设计阶段,风景园林师们会展开头脑风暴考虑怎样用景观讲述故事。

设计时,他们关注的更多是视域设计。“Weenies”是华特迪士尼创造的专有词,用来描述迪士尼乐园里那些用来引领你游览景园的主要地标。山岭、火山、宫殿、火箭喷射器都被放置于园中吸引你深入景园。


在塔桑尼亚Serengeti国家公园的参观游览中,感观设计师停下来为桥拍照(左上),并进行手绘(中)。游览促成了动物王国园中的大桥(右)。


一旦风景园林师进入一个项目,大部分都会在这个项目花上几年的时间。一般说来,设计建造一个主题公园需要5-7年,一个单独景观要花上3-5年。“我认为专注令人充满激情。”Sorenson说。


在加利福利亚格林代尔的迪士尼幻想工程总部里,空间布局十分灵活。风景园林师们通常和同一项目的成员在一起而非其他的风景园林师。这么多学科混合一起,让真正意义上的合作成为可能。“我们的大部分工作都是和走廊另一头共同完成的,”Larsen说,“你可以很容易地检验自己的想法是否值得继续深入亦或放弃。”


在南非的旅行中(上)感观设计师们产生了一个在园中穿越河滩的设计,你得在这里驾车穿越水滩(下)。驾车穿越,你能得到水花四射的体验。


一个项目中有如此大量学科的交叉令人十分振奋,但同时也让这个项目难于管理。“我们真正用来做设计的时间相比花费于学科间的协调时间要少得多。”来自ASLA的负责Steve Wagner说。也就是说,没有哪个人可以被称作主题公园或某个景观的设计师。“我们的成果不是某一个人的。”来自Affilate ASLA的负责人Jeff Compass说。

另一方面,这种水平的交流促进了风景园林师与工程师的合作,这在一般公司里并不常见。风景园林师们十分满意如此的工作方式。“你不会想去到一条干道上去看一块插座是否该被安装在那里。”来自ASLA的资深的负责人Cal Walsren说。“不让游客知道这些奇妙设计的底细也是我们的工作之一。”Morosky解释到。


为了研究游客在游览一个景点时的体验和各景点如何配置在一起,他们运用了电脑建模和物理建模。团队中的模型制作专家可以制作出精确的泡沫塑料模型。风景园林师可以用一个唇膏大小的摄像机模拟一个景点的游览体验。Campass最近就用这种方法决定了一条林冠线的高度以获得理想的视域。模型制作同样适用于地形模型之改造,模型制作间里有一个可以读懂数据文件的机器,能用激光将泡沫塑料裁剪成各种形状,继而让设计师进行调整。任何变化都可被三位地扫描进电脑以供图形更新。

一旦所有的设计完成,并拿到建设许可,幻想工程的风景园林师们就带着项目进入工地。也就是说他们会有较长时间呆在加利福尼亚的阿纳海姆市,或类似这样的外地,或出差到佛罗里达、法国、日本和中国等景园。“不幸的是大部分的风景园林师没有那么多时间去工地,事实上,工地才是项目真正成形的地方。”Morosky说,“我们可以享受在现场进行指导的奢侈。”通过监督施工,可以保证所建造的达到理想的观感。和工程师一起工作能让他们知道施工图纸文本中哪些信息对于下个项目有用。

南非一处断层河岸(右),促成了园中用以圈养动物的混凝土河岸(左)

在拥有自己作品的公司里工作可以让风景园林师得到一般项目中所得不到的反馈效果。“你发现你将会了解到,一个公园建成并启用后所发生的东西,哪些得到预期的效果而哪些没有,游客们的感受如何,”Morosky说。一个项目建成,幻想工程的另一个部门“视觉效果标准化”将会进行一个持续的评估。


他们还能得到材料应用效果的反馈。例如,粉末喷涂的钢栅栏和混凝土之间的接面出现了很多锈斑,所以他们在日后的新项目上决定使用不锈钢。


细节中的迪士尼


正因为风景园林师们试图营造一种非常“魔幻”的观感,与日常生活中的景观截然不同,迪士尼主题公园里的大部分细节设计都是特别制作的。“迪士尼是从细节中塑造的,”Bishop说,正如密斯凡德罗所说。


肯尼亚Lamu岛上的长椅,(下、右上),赋予园中长椅的灵感(左上、右中)。


我们不能把单个的‘产品’从类群中独立出来,”Sorenson这样解释。“我们持续地为每个游乐项目做独特的创造。”感观设计师们对灯光布置、道路铺装和栏杆扶手都仔细地推敲,甚至有60%的公共直饮水喷头都是特制的。


对于那些试图引入异域情调的设计,感观设计师们通常会到实地考查以激发灵感。只有少部分设计师会参与每个游乐项目的考查,一般都是核心团队:项目负责人和他所带领的一名建筑师,一名风景园林师,一名作家和两名艺术家。他们的任务是为接下来的设计团队提供确切的文本方案。为什么不能通过书上的图片获取资料呢?因为能从书中获得的信息很是有限,大多数照片都只是提供一些标志性景观──林荫小径、大块岩石构造和地标性建筑等等而已。


当Sorenson为东京迪士尼海洋公园设计地中海港湾时,他的团队考察了许多意大利港口城市包括威尼斯、托斯卡纳和波多菲诺。他拍了许多球形门把、栏杆和铺装样式。“我们照了很多水岸形式,以及建造方式,”他回忆道,“同样,我们注意到了他们是如何把金属制品固定于墙上以用来拴住小船的。”很多这样的细节都融入到了迪士尼主题公园里。


Shields的团队在设计动物王国的时候到非洲参观旅行三周。在很多方面,这个主题公园里的游猎历险浓缩自500公里的旅行。他们记下在肯尼亚看到的特色座椅,画下途中经过的小桥,拍下汽车驶过的河岸与未开垦的小路。“我们并不是总在模仿,”Shields解释道,“我们试图用它们来激发灵感。


在动物王国的很多道路设计中,他们用混凝土来塑造泥泞的碎石小路,正如他们在去非洲旅行时所见。用真实泥土的想法被否定了,因为会有大量的人和车辆经过。但是显眼的灰色混凝土会让人感觉单调并显得格格不入。所以他们把混凝土表面染上颜色,加一些辅料,并印上车辙和曲线,使之看起来像条布满痕迹的泥路。

从未有人想过要让混凝土看起来像泥巴,所以他们和混凝土制造商讨论产品。他们做了大量的抽样调查以确保达到预期效果,并使用巴士轮胎在公园里压出车辙。


对于植物的重视


“在这里,我们对植物的重视超过我以前所参加的所有项目。”Wlasten说。这种强调创造独一无二的园艺思想可以追溯到最初设计迪士尼公园的园林先锋Bill Evans。

Evans经常尝试将不常见的物种与新的植物相配合。今日的幻想工程师还将继续推行这种邮包式园艺。在一个特定的项目中,10%的外来植物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迪士尼的主题公园被不同颜色的植物区分为几个板块(例如边缘世界,明日世界)。在东京迪士尼海洋公园,一个板块的色彩由5-6种树组成,一个板块则只有两种,再另一个板块则由许多密植在一起的种类繁多的树林分组成。


东京迪士尼海洋公园的大部分细节设计都是特制的(上)。园中MiraCosta酒店的一处意式花园(下),Kaizuka树修剪成如同意大利柏。


利用植物对游人的感观环境进行转换是风景园林幻想工程师所遇到的最大挑战。

“你如何塑造一片巴黎的丛林?”Walsten问道,或在日本建一个意大利式的庄园?“如果你想到5至6种意大利的典型植物,我们也许会选择3种来种植。”Sorenson解释到。所以他们就必须再另外寻找其他具有同样特征的植物。当没有其他选择时,他们就把别的植物品种修剪成想要的外观。当遇到没有简单的替代品时,他们会用混凝土和钢筋制作南非的猴面包树。Shield担当那些树的美术指导。“我会说把树枝移到那里。”他回忆道,“你要想象,大象要能把鼻子搁在那儿才行。”


Becky Bishop 在一旁看着吊机将树安放于动物园中“珠峰探险”一处(右)。John Shields为混凝土的猴面包树担当美术指导工作(左上)。他们为树制作模型(左下)


Bishop在设计巴黎迪士尼公园的童话世界时遇到了不同的挑战。游船载着人们经过一系列迪士尼动画的微缩场景。Bishop尝试用苔藓和百里香作为地表植被,木槿作为开花树来装饰白雪公主的木屋。


每个公园和景点,平均有10%-20%的植物能被游人注意到。有时他们会同苗圃联系,订制不寻常的品种或将其驯化为不寻常的品种。用大树来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也实现了。为了给巴黎迪士尼带来南加州海岸多利松保护区的景观,Bishop在一个废弃的小树林里发现了近50英尺高的南洋杉,他从土地所有者手中买下并移植到主题公园里。


移栽到迪士尼主题公园的大树并不总是最美观的。“我一直在找寻一些丑陋、独特以及毫无特点的品种,”Bishop解释道。“我们找来一些看起来像病了的桑树,每棵树里都有一片角钢。”她要费一番功夫向搬运工人解释这些角钢正是它们的魅力所在。这些树被整合进动物王国中 “珠峰探险”里。



更多
400-9202645